新闻资讯

东篱:红绿灯(小说)

时间:2022-07-31 11: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四十年前的某一天,怀阳城在最繁华的百货楼十字路口安装了全县第一个红绿灯,结束了交警依靠一根警棍,一个口哨、左右挥舞双手、来回不停转身指挥交通的历史。红绿灯台架像一把巨大的正方形遮阳伞插在路中间,闪闪烁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看得清清楚楚。 爷

  四十年前的某一天,怀阳城在最繁华的百货楼十字路口安装了全县第一个红绿灯,结束了交警依靠“一根警棍,一个口哨”、左右挥舞双手、来回不停转身指挥交通的历史。红绿灯台架像一把巨大的正方形遮阳伞插在路中间,闪闪烁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看得清清楚楚。

  爷爷拉着金贵的小手,指着红绿灯说:“乖孙子,这叫红绿灯,是指挥行人和车辆按规矩走的,家有家规,路有路规,国有国法,以后千万可得记住喽,要是看到红灯呢,就不敢往前走,当心过往的汽车撞着咱;要是看到绿灯呢,才敢往前行。这叫‘红灯停,绿灯行’,记住了没有?”

  百货楼十字口的红绿灯已经移位,从路中间一分为四挪到了四个角的水泥电线杆上,并且开始技术革命,信号灯灯泡由LED灯代替了有色玻璃后面的白炽灯。

  离百货楼十字口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金贵看着前面正在闪烁的红灯,就急急地对爸爸说“红灯,红灯”,以提醒爸爸停车。没想到,爸爸不但没有减速停车,反而一加油门,轰地迎着红灯冲了过去。

  金贵嘟囔爸爸说:“明明是红灯,为什么还要通过?”爸爸不以为然地说:“怕啥?爸爸开的是警车,没人敢截,不用管它什么红灯绿灯。”

  金贵想起了爷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但这一刻,他不知道是爷爷说错了呢,还是爸爸做错了。

  十年前的某一天,金贵下班,司机开车送他回家。百货楼十字口的红绿灯已进化到了第三代,原来的水泥电线杆已换成了银灰色的金属杆,第一个倒计时红绿灯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离十字口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金贵看着前面正闪烁着数字的红灯,心不在焉地对司机说“红灯”,以提醒司机把车停下。没想到,司机不但没有减速停车,反而一加油门像赛车似地冲了过去。

  司机不以为然地说:“怕啥?金局长,你现在是县财政局局长,咱的车谁不认识?公安局的咋了?公安局的人谁敢把咱的车扣了?谁敢给咱开罚单?他们不想要拨款了就试试。”

  一年前,百货楼十字路口的红绿灯随着道路拓宽改造和智能城市建设已升级到了第四代,全新的钢架结构不但高大靓丽,而且“T”形横臂还非常霸气地伸展到了快车道和慢车道的上方,臂上除了红绿灯,还密密麻麻地装着摄像头和曝光违章车辆及行人信息的显示屏,设备更加高端大气,实现了中心联网功能、多机位控制,任何违章行驶的车辆和闯红灯的行人都难逃智能交通的法眼和法网。

  这套新的红绿灯系统刚启用不到一个月,时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金贵因为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涉嫌严重违法违纪,先是接受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几个月后即被判为无期徒刑。

  金贵拉着孙子的小手,同福心水论,充满无限爱怜地说:“乖孙子,你上学放学可得注意交通安全,千万记住红灯停、绿灯行,说啥都不敢闯红灯。”

  小孙子的反问,使金贵猛然联想起了爷爷当年拉着他的小手说“红灯停,绿灯行”这番话时的场景,这场景,无限遥远而又近在眼前,无比亲切而又倍感陌生。这些年,假如他能一直把爷爷的话记在心头,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警醒自己,也许就不会肆无忌惮地去闯一个又一个政策法纪的“红灯”了。想到这里,他悔恨交加,羞愧满面,低下头,躲着小孙子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哽咽着说:“因为……家有家规……路有路规……国有国法……”



Power by DedeCms